木白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 [勋白] 哥哥太粘人了怎么办



作为小天团唯一官方老小,吴世勋自打进公司以来便得到一众哥哥宠爱,但也是没有遇过像边伯贤这样的。

这也太过了吧?

腰间再次被一双不安分的手十指相扣环上,紧跟随而来的是左肩膀熟悉的重量和紧贴在手臂上的身躯,隔着衣服散发过来的体温带有人香香的味道,同时因为是在私底下,那个人肆无忌惮地把腿也跨了过来,大大咧咧地搁在他大腿,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俨然一副亲昵的景象。

屁咧,明明就算有镜头也会像这样无骨动物似的赖在他身上。吴世勋腹诽,脸色不改保持贵族姿势坐在沙发上继续玩手机。

似乎是因为他的手臂或多或少挡着两人的距离,他这粘人哥哥又扒拉着朝他蹭,不满地哼唧了两声,而后像是终于找到最舒服的角度,安然地将下巴扎根在他...

—— [勋白]Sweet Dream



一辆贴着防窥膜的保姆车缓缓驶入公寓地下库,熟练地左拐右转后对着电梯口停了下来。
车门滑开,一名穿着简单黑卫衣的高大男子伸出笔直的长腿迈步下车,随即转身伸手去接另一名身穿灰色卫衣,相对矮一个头的男子。
灰衣男子扶着他的臂弯跳下车,险些腿软跌入同伴的怀里,站稳后还因丢脸,虚无地调整着头上的针织帽。
黑衣男子看破不说透,嘴角悄悄上扬了一个弧度,偷偷上前一步用胸膛抵着灰衣男子的肩膀,冷清的俊脸顿时化成春水。


车窗落下,坐在驾驶座的人探过身子叮嘱着两人:“今天辛苦了,回去赶紧休息吧。”
灰衣男子有气无力地应了声。
“世勋你帮忙看着点伯贤,明天没有行程,别让他又打一天游戏。”
黑衣男子给了肯定回复,“知道了,哥也早...

hi,my twenty three。

いや、あなたです。

—— [卜岳]有些故事开始就没错3


——这就是我最初的梦

15
卜凡凡被告知要和另外被pick的八个人一起出发去拍赞助商的小广告的时候,有点兴奋,又有点不安。
这是他不知道多少回脱离四人的团队了。
自从来参加这节目后,他们四个人就没怎么能聚齐过,不是这个要去读信就是那个被拉去谈话。能像以前那样坐下来谈天说地或者练习的时间都没有。
其余三人不懂卜凡凡的悲风秋伤,纷纷在讨论这件事。
洋哥说他出息了让他把欠的100块钱还了,弟弟念叨着让买糖吃,岳明辉呢?岳明辉抱着他那把吉他什么都没说,似乎他不在意。

卜凡凡一边收拾自己的随身物品,一边偷瞄岳明辉拨动琴弦的手指,他不懂吉他,但也看懂了队长的心不在焉,便鼓足勇气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开口问:“队长你不指...

万万不敢相信我一直打的bo凡凡……

—— [卜岳] 哥哥,你什么时候让我变男人呀



初次见面时卜凡凡才二十出头的年纪,留着一头让精英队长严重谴责的刘海盖儿,岳明辉甚至觉得这不是什么北服出身的模特儿而是坤音真真实实地从北京郊区街头骗来的无知少年。
被视为无知少年的卜凡凡对此一概不知,互通姓名年龄后张嘴就是一声“哥哥”,亲近之意来得太快,连接受了几年贴面吻洗礼的海归研究生都表示受不了。
也得亏巨蟹座性别男的岳明辉有满胸腔的母爱,不然凭卜凡凡的本事现在都不可能成功上位。

奈何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卜凡凡因岳明辉的母爱得手,也因岳明辉的母爱消瘦。
他比岳明辉整整小四岁,人常说三岁一代沟,摆在他俩面前的不仅是沟更是关于能否升华革命情谊为爱鼓掌的伟大命题。
北服出身的卜凡凡在学校也是位风云人物,所到...

—— [卜岳]有些故事开始就没错2


——想被爱的我

08
有时候卜凡会嫌弃自己太过大只的体型。


长手长脚跳舞很难保持平衡,节奏又难抓。还不好减肥。不单单是这样,过人的身高还会给他贴上很多不符的标签。
比如说他真的不会打篮球,比如说他真的不高冷。

特别是现在,卜凡简直恨死自己这无用的大长腿。

“凡子和子洋睡下面吧,省得你们爬上爬下的。”
同一上铺四舍五入就是同床共枕,卜凡凡觉得自己可以皮一下,但节目组已经带着摄像机杀到,他只好被迫接受要跟他洋哥在下铺腿打架。

节目组的人要收违禁品,小弟的糖果不其然要被收走,卜凡看着他“妈妈”二话不说挡在前面打掩护给小弟留糖,心里很不是滋味。


所以当其他人还在纠缠衣服问题的时候,卜凡只是默默地上前,捡起岳...

—— [卜岳]有些故事开始就没错1



——有些故事开始就没错

01
卜凡认识岳明辉以来就一直处于食物链底端。
192的堂堂男子汉,大长腿能怼死人的那种,偏偏撞上个比自己矮一个个头的人怎么也硬不起来。

哦,强硬的硬谢谢。

02
贫民窟男团有文化有背景的队长,文能教小弟奥数武能抡吉他砸人,什么都好就是爱怼人,特别是那个叫卜凡凡一急就结巴的小孩儿。
大概是觉得凶巴巴的小狼狗秒大变哼唧唧的小奶狗太有趣儿了点。
就像张牙舞爪的野兽猛地扑过来却只是抱着你用布满倒刺的舌头轻舔了一口,有点痛有点痒,但更多的是内心快要溢出来的刺激快感。

足以勾起男人灵魂深处的劣根性。

03
当然再老手的驯养员也有玩脱的时候。

坐旁边的高大个说出那句“我觉得,我都快爱上他了,你觉得呢”的时...

返回顶部
©木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