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白

世人谓我恋长安,其实只恋长安某。

—— [勋白]哥哥的责任

边伯贤算是个老来得子,头上还有个大七岁的哥哥,从小就是被家里人用满满的宠爱浇灌长大。

他记得小时候哥哥抱住他有力的臂弯,被同龄人欺负的时候可以搬哥哥出来压场,想要的玩具只要撒娇哥哥总会想尽办法满足自己,讨厌的黄瓜也可以塞给哥哥——边伯贤一直很崇拜他无所不能的哥哥,在他心里哥哥就是他的英雄。

“哥哥”这个词带给他诸多愉快,所以当他也成为别人“哥哥”的时候,边伯贤也想把最好的一切给予对方。


但是要做吴世勋的哥哥太难了。

初见时,两个难搞的94line不约而同地摆脸色给他这空降生看,边伯贤只好讪讪一笑,悬在半空的手拐出别扭的角度,一掌拍在旁边瞪圆眼睛的朴灿烈肩上,嘻嘻哈哈地粘了过...

—— [勋白]哥哥这大猪蹄子



吴世勋拒绝不了他的亲近。

边伯贤小小一只,缠着他时小巧的下巴准确无误地够到他的肩膀,偶尔蓬松柔软的头毛随着主人的动作在他的颈窝上若有似无地撩拨,蹭得人被电流击中似的,浑身酥麻。

——他莫名很喜欢这个。

年长两岁的哥哥虽然黏人得过分,但这种被人全身心依赖的感觉让吴世勋渗透骨子里的自尊心得到最大程度的满足:即使是老小也是可以让人依靠的男人。
而他也可以放松紧绷的脊梁,手臂一勾,把哥哥圈进怀中当拐杖使,又或者任由边伯贤上下其手,自己扮演一个无奈的角色……无论是哪种,两个温热的身躯总是无限贴近,边伯贤用的玫瑰香会混着他的气息一股脑地钻进鼻腔,渗入大脑皮层引起愉悦。

人们常说旁观者清,多亏有粉丝们持着长枪大炮捕捉...

—— [勋白] 哥哥太粘人了怎么办



作为小天团唯一官方老小,吴世勋自打进公司以来便得到一众哥哥宠爱,但也是没有遇过像边伯贤这样的。

这也太过了吧?

腰间再次被一双不安分的手十指相扣环上,紧跟随而来的是左肩膀熟悉的重量和紧贴在手臂上的身躯,隔着衣服散发过来的体温带有人香香的味道,同时因为是在私底下,那个人肆无忌惮地把腿也跨了过来,大大咧咧地搁在他大腿,无尾熊一样挂在他身上,俨然一副亲昵的景象。

屁咧,明明就算有镜头也会像这样无骨动物似的赖在他身上。吴世勋腹诽,脸色不改保持贵族姿势坐在沙发上继续玩手机。

似乎是因为他的手臂或多或少挡着两人的距离,他这粘人哥哥又扒拉着朝他蹭,不满地哼唧了两声,而后像是终于找到最舒服的角度,安然地将下巴扎根在他...

—— [勋白]Sweet Dream



一辆贴着防窥膜的保姆车缓缓驶入公寓地下库,熟练地左拐右转后对着电梯口停了下来。
车门滑开,一名穿着简单黑卫衣的高大男子伸出笔直的长腿迈步下车,随即转身伸手去接另一名身穿灰色卫衣,相对矮一个头的男子。
灰衣男子扶着他的臂弯跳下车,险些腿软跌入同伴的怀里,站稳后还因丢脸,虚无地调整着头上的针织帽。
黑衣男子看破不说透,嘴角悄悄上扬了一个弧度,偷偷上前一步用胸膛抵着灰衣男子的肩膀,冷清的俊脸顿时化成春水。


车窗落下,坐在驾驶座的人探过身子叮嘱着两人:“今天辛苦了,回去赶紧休息吧。”
灰衣男子有气无力地应了声。
“世勋你帮忙看着点伯贤,明天没有行程,别让他又打一天游戏。”
黑衣男子给了肯定回复,“知道了,哥也早...

hi,my twenty three。

いや、あなたです。

—— [卜岳]有些故事开始就没错3


——这就是我最初的梦

15
卜凡凡被告知要和另外被pick的八个人一起出发去拍赞助商的小广告的时候,有点兴奋,又有点不安。
这是他不知道多少回脱离四人的团队了。
自从来参加这节目后,他们四个人就没怎么能聚齐过,不是这个要去读信就是那个被拉去谈话。能像以前那样坐下来谈天说地或者练习的时间都没有。
其余三人不懂卜凡凡的悲风秋伤,纷纷在讨论这件事。
洋哥说他出息了让他把欠的100块钱还了,弟弟念叨着让买糖吃,岳明辉呢?岳明辉抱着他那把吉他什么都没说,似乎他不在意。

卜凡凡一边收拾自己的随身物品,一边偷瞄岳明辉拨动琴弦的手指,他不懂吉他,但也看懂了队长的心不在焉,便鼓足勇气装作漫不经心的样子开口问:“队长你不指...

万万不敢相信我一直打的bo凡凡……

—— [卜岳] 哥哥,你什么时候让我变男人呀



初次见面时卜凡凡才二十出头的年纪,留着一头让精英队长严重谴责的刘海盖儿,岳明辉甚至觉得这不是什么北服出身的模特儿而是坤音真真实实地从北京郊区街头骗来的无知少年。
被视为无知少年的卜凡凡对此一概不知,互通姓名年龄后张嘴就是一声“哥哥”,亲近之意来得太快,连接受了几年贴面吻洗礼的海归研究生都表示受不了。
也得亏巨蟹座性别男的岳明辉有满胸腔的母爱,不然凭卜凡凡的本事现在都不可能成功上位。

奈何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卜凡凡因岳明辉的母爱得手,也因岳明辉的母爱消瘦。
他比岳明辉整整小四岁,人常说三岁一代沟,摆在他俩面前的不仅是沟更是关于能否升华革命情谊为爱鼓掌的伟大命题。
北服出身的卜凡凡在学校也是位风云人物,所到...

返回顶部
©木白 | Powered by LOFTER